cn伊克//高一狗//杂食动物//凹凸世界//APH//临厨//安迷修//成年组偏安雷//安艾//言和//恶友//普洪//LOFTER用来干正事,和逗比的我玩请走微博qwq(ID同lof)

© 人尹十兄
Powered by LOFTER

<无题>#红色组 #短篇完

外面是一片青白。

桌上摊开一本手抄诗集,清秀的在上面飞舞。

穿好大衣,扣上扣子,整理围巾。军靴被时间冲刷的不再光亮滑可依然整洁。

——伊万假装自己是个即将奔赴前线的士兵。

出了大门,眼睛被铺天盖地的白色刺痛。

这是一家医院,战争中有不少士兵送到这里治疗,他们被疾病缠身,痛苦、悲伤充斥着这里。伊万来到后花园,重伤的士兵不会来,医护也不会来,地上都是厚厚的白雪,没有脚印。

他沿小路走着,两边有安置的长椅,上面也铺着厚厚的雪。他扫干净其中一个,准备坐下来休息时,看到一团雪在移动。

好奇心促使他走了过去——一只兔子。脖子上有吊牌“A·F·J”。谁饲养的吗?伊万这么想着,抱起了它。不知是寒冷还是害怕,它微微颤抖着。

伊万转身,看到长椅上坐了一个人。

“耀?”

王耀看了他一眼,没说话,闭上了眼小憩。

伊万坐回王耀旁边,把兔子放在腿上,拉过王耀的手,去抚摸那只可怜的兔子。刚碰到它,它就吓得冲了出去,消失在雪地里。又转过头来盯着王耀的手。手很凉,伊万权当是天气的原因。王耀的皮肤较亚洲人来说更白皙一点。

伊万举起左手,对准雪后晴空的太阳,干净明亮,不刺眼也很温暖。

“不要温顺的走进这个良夜……”

王耀似乎开了口。

“暮年也应在黄昏中燃烧……”

伊万听着,什么也不说。

“战争结束了,你该回去了。”

“回哪去?你知道的,我喜欢安静,这家医院就不错,在外面,美/国的街道可从来无法冷却。再说,美/国人似乎也并不太友好。”

王耀看向他。

“我是指你的故乡,你不用再继续治疗……”

“我搬进这家医院是因为这儿安静,我本身没有任何病症。”

话未说完,伊万生硬的打断了他的话。

“随便吧,随你怎么想了。”

王耀叹了一口气,看向了白茫茫的天空。

“回到苏/联去,住在郊区,那儿也很安静,也因为——那里是你的故土。”

“耀什么时候回去呢?回到你的故乡。”

王耀没再说什么。他们就这么静静地坐着,坐着。

伊万闭上眼,靠在椅背上,往事像胶片般一张张滑过,一幕幕回放:一起在密室里发电报,滴滴哒哒的声音回响着;一起在上战场前写下书信,交给长官;一起作战胜利时的欣喜溢于言表……

夕阳下,伊万的影子拉的很长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伊万!伊万!”

王春燕被指导员带到这里来照顾一名士兵——伊万•布拉金斯基,她刚找到走失一上午的伊万。
她晃动着伊万的身体,想让他醒过来。

伊万迷茫的睁开眼,面前逆光的身影让他看不清来者的脸。

“嗯……燕子?”

雪化了不少,气温也降了许多,伊万不自然的抖了抖肩。

“是我……伊万?”

他无法确认伊万的状态,小心试探着。

“我没事,休息了一会儿,别担心。”

伊万向她露出一个孩子气的笑容,尽管春燕还有一堆问题,但还是忍了回去,拉起伊万的手往回走。

签证下来了,收拾下东西,这几天就回去了。

“签证?”

“我前几天和你说过的,要回苏/联了。回你的故乡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沉默在两人之中徘徊。

“刚刚,王耀来过了。”

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春燕无数次听到这个名字——是他不幸牺牲的战友,战争结束后不久他就患上了精神分裂,面对一件旧军服,常常听到他自己与自己对话。

“嗯……我,碰到他了,他说,他在苏/联等你。”

春燕不知道他是否会注意到这干巴巴不自然的谎言。

“他也让我回去……回故乡。”

燕子只是点头不知如何接下去,好在已经进了室内,接近暮色,医院也渐渐吵闹了起来。

“不要温顺的走进这个良夜,”

伊万没有对嘈杂的环境发出抗议,而是念着一句诗。

“暮年也应在黄昏中燃烧……对吗?”

燕子并没有听清,只是胡乱看了他一眼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回到房间,伊万将那本诗集抱在怀里,本子封面手绘向阳花的铅迹被蹭花了一些。

他转身,看到王耀穿着那件旧军服靠在门边。

“时间到了,该走了。”

春燕再来看时发现伊万面色苍白地躺在床上,她触碰到伊万的脖颈惊呼出声,跑出房间去喊医护人员。

窗未关,青白色的窗帷被风吹起翻飞,诗集的纸张被风带起,落下的那页上有两句诗。

“肃穆的人,濒临死亡,带着迷茫的眼神。”

“而失明的人却能能像流星般闪耀。”

〈END〉

——————

注释:-均选自狄兰·托马斯(Dylan Thomas)的诗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有些场景想象的很美妙,但是写出来尴尬症都要犯了!

评论
热度 ( 2 )